博客首页  |  [陈破空]首页 
博客分类  >  其它
陈破空  >  未分类
重温鲁迅:救救孩子

3539

中国毒奶粉丑闻持续发酵。世界卫生组织批评中国政府:没有及时向国际社会通报这起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。暗示中共当局隐瞒。

 

在“谁应该负责”的民众质问声中,中共高层继续推出替罪羊:国家质检总局局长辞职,石家庄市委书记被免职。中共舆论称:三鹿集团于去年12月开始接到婴儿受害于毒奶粉的投诉,但没有向石家庄市政府报告;而石家庄市政府于今年82日开始知情,却没有向河北省和中央政府报告。言下之意:隐瞒不报的责任在三鹿集团和石家庄市当局,河北省和中央两级政府可以免责、“脱罪”。
 
这便是中共高层的问责逻辑:类似毒奶粉的公共灾难,只要下级不报,上级就没有责任。试问:在当今中国,下级不是由上级任命的吗?下级对上级负责,那么,上级又该对谁负责?如果上级、尤其中央一级,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,那么,民众何在?
 
眼中没有民众,视民众如草芥,正是极权统治的本色。事实上,正是为了所谓“平安奥运”、“风光奥运”,中共高层向各地方政府下发指示:压制所有民怨,不准民众上访,控制所有丑闻,不得影响形象。与其说石家庄政府有意隐瞒,不如说中共高层视而不见;地方上的隐瞒,正合上意。
 
面对公共灾难,中共最高领导人,不仅无需负责,还可借题发挥,大肆作秀,“变坏事为好事”,为自己脸上层层贴金。只要掉上几滴泪,只要发出几声吼,就能轻易把自己打造成“亲民”、“青天”、“救世主”。
 
毒奶粉丑闻爆发10天后,总理温家宝终于露面,他表示“内疚”,但他的“内疚”却是这样表达的:“虽然老百姓很理解,但是作为政府,我们感到很内疚。”
 
“老百姓很理解”?“理解”什么?“理解”那些嗷嗷待哺的婴儿,一来到人世间,就被灌入毒奶,活活致残致死?尚不会说话的婴孩,就在无法言状的痛苦中,结束仅有几百天、乃至几十天的极短生命。“理解”那些十月怀胎、爱子如命的母亲们,眼睁睁地看着爱子在怀中断气?万箭穿心、撕肝裂肺、哭天抢地。
 
温家宝的“内疚”,绝非“道歉”。在中共的字典里,从来就没有“道歉”二字。如果温家宝真的感到内疚,就应该挖掘出那一波接一波人间惨祸的源头,并予以根绝,那便是:制度积弊。
 
但,胡温当局始终回避制度问题。如此,不仅无从杜绝公共灾难,还为公共灾难的再度发生和频繁发生,预留空间,培植土壤。握有最高权力而又顽固拒绝政治改革的胡温当局,无形间,岂不就是这一切人间惨剧的罪魁祸首?
 
任何监督系统,如果不是独立地存在于执政党的机体之外,所谓问责,永远落不到最高领导人头上。这正是中共高层拒绝政治改革、排斥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的心理底蕴。
 
就在假货毒物等重大公共灾难频发的年代里,20054月,中南海成立了“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”,该中心任务,就是专门为中央领导“臻选、评估、并生产”特供食品,明确要求,生产这类特供食品,“不使用化肥、农药、生长激素、无污染,不使用化学添加剂、防腐剂,不使用基因工程技术……”务求“安全性”和“营养性”。
 
呜呼!中央领导不能中毒,中国民众可以中毒;中央领导是人,中国民众不是人!声称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共产党,原是要求人民都为共产党服务。“中央食品特供中心”的建立,本身证明:中共高层自知中国食品靠不住,要利用手中特权,首先保护他们自己,至于民众,则任其载浮载沉,自生自灭。好一个“负责任的政府”!
 
人祸中国,大量受害的,竟是孩子!从克拉玛依大火到沙兰镇洪水,从山西黑砖窑到四川大地震,从“大头婴奶粉”到“肾结石奶粉”……中国孩子,何其不幸而无辜之至!
 
90年前,一个名叫鲁迅的作家,在其名篇《狂人日记》中写道:“我翻开历史一查,这历史没有年代,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‘仁义道德’几个字。我横竖睡不着,仔细看了半夜,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,满本都写着两个字,‘吃人’!”在该文最后,鲁迅呐喊一句:“救救孩子!”
 
90年前的名篇,应照90年后的现实。制度杀人,而被杀的人中,或被杀的人的亲人中,还竟不乏这个制度的盲从者和维护者。中国悲剧,至大至深。
 
9/23/08 原载自由亚洲电台)
给本文章评分:
    留言:
留言簿(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。请遵守基本道德。) >>
游客
   02/04/09 06:02:04 PM
hao